文章详情首页 > 幸福高平 > 德育时空 > 正文
孝是百行源
        我是一名教师。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在父母的影响下,自小就懂得了“孝是百行源,百善孝为先”的道理。小时候,家里很穷,爸爸的身体不好,不能做重体力劳动。爷爷奶奶的年纪又大,孩子们又小,家里生活的重担就压在了妈妈一个人的身上。那时的我虽然很小,但看到妈妈每天累的腰酸背痛,便主动替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洗碗,收拾屋子,拆洗被褥,打扫院子,挑水,割猪草,编席子,替妈妈到队里打玉米(那时没有玉米脱粒机,都是把玉米攒成堆,用木棒打砸,手常被磨出血泡。)
 
       读初中的时候,每到农忙季节,我都早早起床到田里铲地,薅苗(有时累的腰酸疼就在地上爬行),在学校抓紧时间把作业写完,放学回家又到田里干活了。记得有一次,我往牛车上装土粪,牛一抬头,把我的嘴唇豁个口子,血一下子淌了下来,我回屋简单处理一下,又去装粪了。我知道,我装上车一锹,妈妈就少装一锹。
 
      上高中的时候住校了,每月只回家一次,每次回家都觉得时间不够用,因为我想替妈妈做的事太多太多,在有限的时间内根本做不完。那时在玉米地里间种小麦,每到麦子成熟时,无论多长的地垄,都要往两头背(因为不能走车),玉米叶子刮在脸上火辣辣的疼,走的次数多了,脚出汗,再进去土,鞋里就和泥了,鞋帮成鞋底是常有的事。后背被麦子扎的都是小红点子,很痒,也很疼,我尽量加快脚步,争取多背一次,这样妈妈就能少背一次。
 
       大学时,离家更远了,帮妈妈做的事也少了,只能在寒暑假时,帮妈妈做做饭,洗洗衣物,扫扫雪,收拾收拾院子。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我大一时就做了家教,4年大学只给自己买了条牛仔裤,有一个冬天爸爸到学校看我,他说:我老远就认出你了。我问:为什么呢?他说别人都穿着羽绒服,只有你穿着军大衣。
 
       参加工作后,虽然一个月只有130元的工资,我还是攒了几个月,给妈妈买了一双300多元钱的鞋。那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钱给妈妈买东西。虽然和爸妈为我付出的比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,但我还是想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报答爸妈对我的养育之恩。每次回家都要买很多爸妈喜欢吃的东西,再给些钱。每逢春节都回家陪爸妈过年,给家里置办年货。为了减轻爸妈的经济负担,我承担了弟弟读大学的学费。
 
       2014年,妈妈做了阑尾炎手术,我和妹妹在医院护理,为了让妈妈保持平躺的姿势,我和妹妹分别按住妈妈的一只胳膊,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。看着妈妈因高烧呓语不断,我心疼的直哭,用几页纸给妈妈扇了一夜的风。
 
       真是祸不单行,妈妈的身体还没恢复好,又做了胆囊结石手术,妈妈出院的第二天,爸爸就住进医院进行小肠疝气的手术,护理爸爸的时候,没有空床,只能在走廊的椅子上坐着打盹……爸妈手术我虽然花去一万多的医药费,但和爸妈的健康比起来,又算得了什么呢?爸妈对我的养育之恩是用多少钱都不能报答的啊!孝心是无价的。
 
       因为奶奶的过世,姑姑又得了肺癌,爸爸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。为了让他多说话,我每天打电话,和他唠家常——直到电话没电。虽说官身不由己,忠孝两难全,我还是请了一周的假,回家陪爸爸。这次爸爸病的很重,需24小时看守,否则他就想自杀,晚上也要靠药物才能入睡。每当发病时,看到他那茫然的眼神和无助的表情心里都有说不出的痛,每次爸爸跑去要自杀,我都会抱着他痛哭,这时的爸爸还会边为我擦泪边安慰我“别哭”“别哭”。有时反感我阻挡他去自杀,他会愤怒的扬起巴掌要扇我耳光,可每次手到了脸旁却不是扶扶我的头就是摸摸我的脸。根本没有要打的意思,这可能就是父母早已习惯了的对子女的爱吧!在他无意识的情况下,还用他那满是老茧的手为他的孩子擦泪,爱抚他的孩子……为子女操劳了一生的父母,为了他的孩子们都能有个好的前程,好的生活质量,呕心沥血供子女读书,子女们收获的是幸福,父母们得到的是寂寞,是缺少子女陪伴的孤独。
 
       现在我虽然不能时时陪伴在爸妈的身边,但我坚持天天都和爸妈通电话,每逢节假日都要回家看望他们。我认为“孝”不一定要用轰轰烈烈来诠释,只要将父母亲人真正放在心里,让他们在一点一滴中感受,他们一定会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人。